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毒步倾城:神医盲妃 !

    虽然这傻子和她无冤无仇,洛云卿有点不忍于心,但也只是一点而已,和她自己的前途比较起来,洛常山什么也不是。她足够心硬,才能不重倒前世的覆辙。人各有命,洛常山也怨不得她,错只在杨雪玫和洛宁鸢那一群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从二叔的府里离开之后,显贞再也忍不住了:“小姐,常山公子您也看到了,和几岁的孩子没有分别,甚至还要——您怎么可以忍受?要不,想想法子,让二夫人退掉这门亲事!又或者、或者小姐可以找施公子帮忙,奴婢想他一定会愿意伸出援手!再不行,寒王兴许也能帮到小姐呢!小姐,您可千万别犯傻呀!二夫人根本不是为小姐您考虑,什么照顾,老实,她怎么不让大小姐、三小姐嫁去!就是欺负小姐您眼睛不便,没娘在身旁做主!”

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宝银,也轻声地说:“小姐,您真的愿意嫁给二公子吗?奴婢……奴婢见显贞姐姐说得很有道理,小姐的身份,嫁给常山公子着实委屈了……奴婢也替您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洛云卿淡懒洋洋靠在马车里:“我都不急,你们急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她淡笑着说,“常山不嫌弃我是个瞎子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显贞再不说话,只生闷气。

    回到飞絮阁,翎风伺候洛云卿歇息,把显贞和宝银都支开了:“小姐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洛云卿知道翎风聪明,瞒不住翎风。“亲事得结,但新娘必须换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翎风嘴角有了笑容:“小姐今日这出戏,莫非是做给‘有心人’看?”

    洛云卿挑眉:“你可比显贞这一根筋的丫头实在多了,这丫头呱噪得我头疼。”翎风连这都能看出来,甚得洛云卿的心。

    洛宁鸢的厢房里,洛宁鸢和她母亲杨雪玫坐在桌前,小圆几下跪着一个人正给她们请安。

    “给三小姐,给二夫人请安。”那丫鬟抬起头,竟是宝银。

    杨雪玫一边拿银制的筷箸夹着腌渍的脆皮萝卜送进嘴里,又优雅擦了擦嘴角,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宝银,“起身回话吧。”洛宁鸢则也剥着新鲜的龙颜静静不说话儿。

    宝银起身说:“回夫人,奴婢今儿跟随二小姐出门,二小姐先是去了一趟西宫门,也没做什么,在一间茶肆里喝了杯茶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西宫门外茶肆喝茶?”杨雪玫冷道,“没事儿她哪里喝茶不好,要跑到那里去?”

    宝银说:“奴婢也很困惑,西宫门外的街头,商铺并不多,也没名气,环境亦不佳。二小姐就在那喝了杯茶,真的什么也没做。倒是、”

    “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倒是在茶肆的时候,那里不少人谈论着昨儿发生在十二局的事情,听说有伙焰风国的人,闯进十二局救人,双方死了不少的人马。还,还惊动了寒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杨雪玫和洛宁鸢母女二人互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宝银便又接着说道:“之后二小姐就带着礼物去了二叔伯老爷府上。见了二叔老爷和常山少爷。一家人一起吃了顿饭,二小姐又和常山少爷在园子里散步,两个人之间还很是融洽。二小姐对常山少爷也很客气,似乎没别的想法。奴婢想,二小姐怕是认定自己只有嫁给常山少爷,她才不会被夫家欺负,是真默许了这门亲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瞎子难道真的不介意?”杨雪玫有些微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后,再盯紧一点!”杨雪玫对宝银说道,宝银露出为难的面色,“二小姐更喜欢翎风,只让显贞和翎风近身伺候,奴婢……奴婢已算尽心了。会再努力,请二夫人给奴婢些时间!”

    “哼,没用的东西!”杨雪玫竖起一双冷眼,“翎风有本事博得她的喜欢,你怎就没这本事?让你跟着这瞎子也不少的天了,府里几回出事,你都没透露出一点半点有用的消息,难道那瞎子真有通天的本事不成!”

    “夫人息怒!奴婢知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宁鸢开口道:“你回去吧,不必再另外禀报给我爹。这里没你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宝银连忙起身躬身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杨雪玫满面疑虑,想了想,又略微展开眉头:“鸢儿,看来这回咱们的事能成了。也是,她毕竟是个瞎子,还妄想能嫁成一门多好的婚事?她一个残花败柳,又和叡王有过节,世上除了洛常山那样的傻子,有谁会要她。她心中必也知道三分,才会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洛宁鸢的一双美眸微微眯起,冷冷清清地说:“虽然如此,在她嫁过去之前,还是得盯紧些个,以免生出过节。我可不想再让她把事闹到寒王面前。我总觉得……寒王对她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杨雪玫嗤笑:“寒王堂堂一个王爷,又怎会对一个胆敢休夫的瞎子生出什么感情。鸢儿,你想多了。这女人,一旦动了情,就容易犯糊涂。”言下之意,是指洛宁鸢心仪凤千离,自然看任何接近凤千离的女人都不顺眼,都视同为眼中钉,都会认为那是情敌。

    可洛云卿是什么人样的人,杨雪玫压根不觉得,洛云卿会被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中,更别说是那些地位尊崇的男人。

    杨雪玫端起茶杯,轻松地啜了两口:“她能同意这门亲事最好不过,也最好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,本本分分在府里过完这仅剩的日子,就打发她到你二叔家去,也算了了一桩事,清理了门户。这小贱人要再敢闹事,我定容不了她!”

    洛宁鸢并未放心,但也看不出不妥,于是默默放在心中,只静待洛云卿嫁出去的日子。

    翌日,洛云卿如常去晁老将军府,看起来似乎心情平静,没什么异常。给晁思年诊了病,又陪着晁思年下了会子棋,洛云卿来到寒王府。

    大概是凤千离正和人忙事,丽妈妈带她来到书房外等候。

    洛云卿耳力比寻常人都要好,别人听不见里头的话,她却可以听个六七分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了,打铁铺刺杀一事,皇上非常震怒,下令全城搜捕逃犯……抓住刺客要五马分尸……大刑寺接管此案。皇上让太子殿下七日内查出真凶……还……皇上大概想不到,叡王遭遇刺杀,背后可不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父皇,满心只有我那六弟,一旦遇到六弟的事,父皇的脑袋就会成为浆糊,是非不辨……有人……又得遭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子敢刺杀叡王……不过是仗着有国师撑腰……才敢在皇帝和太后眼皮底下动作……康王怕是的确要倒霉了……我们握有……王爷,是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下去。本王自有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王爷,卑职告辞!”

    洛云卿收了耳力,不一会,见一个着武将服的男子走出来,大概是没瞧见洛云卿,又或许是不在意,径自大步的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听壁角听完了,还不进来面见本王?”里头,传出凤千离略微戏谑的嗓音。

    洛云卿已经熟悉这间书房,没有人牵引,也可以慢慢走进来:“王爷在说什么,云卿坐在外面等候,什么也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凤千离拍拍榻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洛云卿咬着牙,挪过去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洛云卿咬着牙,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凤千离低笑:“那日试探你身手,本王就知道,你听力比寻常人要厉害得多,刚才你坐外面,没听个十全十整,少说也听了五六分去。”

    洛云卿知道凤千离是个厉害人物,这都能观察得到,不得不佩服,不过她也没慌乱,反而讥讽回去:“既然王爷知道我有这本事,又何必不管不顾,凭着我来听呢?”

    凤千离瞧了她一会,没说什么,之后才闲闲的说:“听说杨夫人为你寻了一门好的亲事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倒真是极好的一门亲,亲上加亲,王爷您说哪里还有比这更适合云卿的婚事。”洛云卿嘴角在笑,却笑得十分讥讽。

    凤千离将她扯入怀中,洛云卿也就是皱了下眉头,深知凤千离的性子越是抵抗越是能挑起他的邪念,遂安安分分躺在了他怀里,凤千离把玩着她肩头一缕发丝,低笑说道:“可本王怎么听说,杨夫人找的是个傻子呢?”

    “寒王府真是消息灵通,可不是,您想呀,傻子配瞎子,他管不着我,我还能压他,不是极好又是什么?说不准外面的人还要骂云卿捞了个便宜,道我这等残花败柳之身嫁了个干干净净的富家子呢。”洛云卿嗤地一声笑道。

    凤千离的手抬上来,拇指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摩挲,“听起来倒真是极好的一桩事。”这丫头果然够狡猾,嘴里看似毫不在意,可实则眼尾的那一丝鄙夷的笑容,早已经出卖了她的鬼心思。

    他可不信她会如此乖乖听命,甘受杨雪玫逼迫,去嫁给洛家的那个傻子,显然她不仅不会嫁,花花肠子里还不知在酝酿着什么歹毒的主意。

    凤千离挑眉头,他倒是有些期待看她究竟要如何反击杨雪玫。

    当然,这小狐狸若真的没那本事,到头来他也不会由着她跳进火坑,毕竟他自己还没尽兴还真有些个舍不得这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极好,不过云卿却还想要‘锦上添花’,将这桩好事办得更‘美满’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说,你要如何‘锦上添花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云卿能否从王爷这讨个赏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