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母后,让儿臣染指下! !

    老皇上让她挑选太子的意图还没有猜想出个一二三,思绪便被那极度煞风景的话音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拉回了跑远的思绪,墨暖心望向了软塌上的死男人,没好气的哼道,“你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?”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手一动,耶律璟将手下的书合了起来,下颚一抬,眸光落在了墨暖心的身上,“母后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这死男人是真傻还是假傻?皱了皱鼻子,墨暖心对着耶律璟晃了晃手中的圣旨,“刚才没听到吗?皇上已经下了圣旨,让我代替他挑选太子,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讨好我,奉承我,巴结我?”

    只有把她弄高兴了,他才有可能被选为太子不是么?

    幽黑的深瞳里某种情绪一闪而逝,耶律璟勾起了一抹弧度,沾染着冰冷的凉意,吐出来的话语却莫名的意味深长,“果真是不知好歹”

    那么贪恋权势之人,怎会让她代为选太子,她可真是幼稚

    那抹太过于深奥的意味,墨暖心自然没有听出来,此刻只是气的想要吐血,手指指着那死男人,“哼!我绝对不会选你为太子的!”

    “请便”他随意的语气显然对墨暖心的话语不以为然,斜睨了一眼窗外越来越大的雨,他再次道,“母后,儿臣的那些盆栽似乎快要淹死了”

    这一次,墨暖心几乎咆哮起来,淹死最好!全都淹死!一个不剩的全都淹死!

    但是,最终的结果却是,那些咆哮愣是被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像一只勤劳不已,任劳任怨的小蜜蜂,她几步跑出了宫殿外,奋力的将那些盆栽搬进了宫殿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不一会儿的功夫,她的衣裙就被淋湿了,就连脸颊上都满是雨水。

    她搬出去的盆栽不在少数,这会儿再搬进来,就像是要了她的命一般。

    半撑着头,耶律璟的眼眸虽然落在了软塌上的文书上,但是每隔片刻,却会不由落在那气喘吁吁浑身湿透的墨暖心身上,而且每瞟一次,他的眼眸便会暗上几分,像是黑沉沉的云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将最后一盆盆栽搬回了原位,墨暖心打了一个冷颤,伸手抹了一把脸颊上的雨水,愤恨的瞪了几眼那死男人,然后,踩着重重的脚步离开了凌云殿。

    睨着那抹身影毫不避讳的冲进了雨中,耶律璟的黑眸眯了眯,起身,走进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“死男人,臭男人,不得好死的臭男人,天打雷劈,人见人揍”两脚一深一浅的踩在雨水中,墨暖心也不理会那已经湿透的衣裙,低垂着头,一边向前走着,一边自顾自的咒骂着。

    而骂的欢快的她并没有留意到,身旁已经多了一抹欣长的身形,“母后对此人可是恨之入骨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恨不得千刀万剐,吃肉喝血!”

    她接的那叫一个自然,随即意识到不对劲后,缓缓的侧过了头,不期然对上那死男人完美至极的侧脸,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你你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给母后送伞”耶律璟的声音淡漠,薄凉,却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微微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惊秫,墨暖心并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警惕的瞪着他,“你会有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母后多想了,不是儿臣好心,而若是母后病了,儿臣书房的那些书便没有人晒了”暗沉的眸子瞟了一眼墨暖心,他的手一动,将撑着的伞塞进了墨暖心的手中。

    随后,也没有再看墨暖心一眼,踏进雨中,便径自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