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[综]全世界都自带bgm,除了我! !

    订阅比例不够啊宝宝,请支持正版呀_(:зゝ过一段时间再来看吧  好在两人都是成年人, 所以分手的时候, 处理得非常……呃,理智。

    好吧只是因为简嘉当时想分手的时候, 正好要被调到了纽约,她不敢当面说,很怂地选择留下一封信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汉尼拔一直没有表示,甚少使用手机的他连电话也没打。

    ……大概这就是默认了吧。

    简嘉挺满意这种成年人之间的感情处理方式,让她觉得没有负担感。

    简讯发了过去,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, 那端就回复了。

    简嘉有些意外, 她还以为得等到第二天。

    【今晚有时间,需要我接你吗?】

    她的手指点在触屏上, 很快写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【我住的地方有些偏远,你直接把地址发过来吧。】

    虽然汉尼拔做不出嫌弃的事情,但是简嘉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住着又小又挤的廉租公寓。嗯,在前任面前,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点形象。

    很快, 滴滴一声,短信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汉尼拔的地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下班之后, 简嘉开着车,优哉游哉地到了汉尼拔的住宅。果然和想象中一样, 郊区, 私人公寓, 有着修建整齐的草坪和紧闭的栅栏,道路两旁种着优美挺拔的树木,枝丫被修剪过,凋落的黄叶铺满了步行道。

    汉尼拔走出门,即使在工作休暇之余,他也穿着白衬衫,外面套了一件深咖色的针织背心,黑色的长裤愈发衬得双腿修长。

    他挺拔的鼻梁上还架着眼镜,看来半分钟之前还在读书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简嘉给他带了一盒甜点,曲奇小饼干马卡龙正好用来配咖啡。第一次带给他的就是甜点,因为红酒总是代表着一种酒后乱性的意味,她没脸拿。

    当时的汉尼拔直接接过,看起来很愉快,从那之后,简嘉每次见面都会带一模一样的礼物。

    隔着镜片,那双熟悉的棕褐色眼睛迷人而专注,带着些许的莞尔。

    汉尼拔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就把眼镜摘掉,放在了柜子上。他把简嘉的礼物同样摆在上面,带着她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你要参观一下吗?”汉尼拔示意身后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独居男人的房子有什么可参观的,万一看到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……她可不想烂眼睛!

    简嘉跟着到餐厅坐下来,打量着周围的情况,脑袋一抽,感慨道:“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啊。”

    房间的摆设习惯、生活作息,都和以前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说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简嘉回想起当初处理方式糟糕的分手,略显尴尬地转移了话题:“今晚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意大利面配鱼子酱,生蚝,还有开胃汤。水果沙拉,不加千岛酱。”

    汉尼拔端了一杯柠檬水放到餐桌上,米色的碎花桌布铺得整整齐齐,没有一丝褶皱,玻璃瓶里的花泡在水里,骨枝鲜嫩,柔软的鹅黄色花瓣上还有未落下的晶莹露珠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汉尼拔还记得她晚餐几乎不吃肉食,不吃乳酪。

    简嘉的双手托着下巴,望着汉尼拔的后背,他的刀拿得很稳,只听有节奏的刀切入蔬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到了纽约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前。”汉尼拔从容温润的嗓音伴随切菜的响声继续,“工作上需要,所以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巧……”

    炖锅咕嘟咕嘟,浓郁的酱汁的香味异常地诱人,简嘉咽了咽口水,突然觉得今天真是来对了。

    “肠胃依然不好?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:“是的……工作上比较忙,你知道的,总是会有加班。”

    汉尼拔折身走到身边,他的指尖捏着一颗红色的圣女果,在简嘉茫然的目光中伸出手,把圣女果塞到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刚才的距离过近,她几乎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,汉尼拔的指尖不经意间碰到了她的唇,状似无意地摩挲了一下。简嘉含着圣女果,一双乌黑的眼睛有些傻气地呆了呆。

    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来自前男友的调.情?

    还没等她思考结束,对方已经若无其事地继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晚餐时间就比较正常。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最近的案件,突然,隔壁传来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动静,像是重物似的,“咚”地一声,随即便没了声气。

    简嘉心里一跳,放下叉子,看了一眼过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汉尼拔动作从容,看都不看一眼出现动静的房间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他抿唇微笑着,英俊的脸在橘黄的灯光下,光影模糊,让人有些难以辨清。

    简嘉瞬间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响起一阵轻松愉悦的钢琴声,琴键跳跃之间,每一个音符都如此悠扬。很快,音符变得越来越轻盈,两种音调交换着弹奏。

    《哥德堡变奏曲》是巴赫的最著名的作品,也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、结构最恢宏的变奏曲。

    简嘉同夏洛克交流之后,当然不忘把巴赫的乐曲听一遍。

    这首变奏曲,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——所以,汉尼拔他!

    她的面色微微发白,一时有些失态。

    汉尼拔擦了擦手,嗓音如天鹅绒般温润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胃有点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不舒服是真的,她总觉得肚子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是错觉吗?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拿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幸好简嘉很快恢复了镇定。犯罪人员常用巴赫音乐做配乐,但并非只要用巴赫音乐就是罪犯,她不能太过莽撞。

    面对那双棕褐色的眼眸,她微微垂下眼睑,压着不舒服,轻抿一口柠檬水:“我倒是从来没问过你平时在家里做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爱好我似乎从未问过?你知道我的喜好,我却不曾对你了解。比如说,你喜欢什么音乐?”简嘉的声音软下来,每当她刻意放柔了神态,就会有种平日不曾有的甜美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避开了视线,没看到汉尼拔正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她柔软白皙的脸颊,如猫儿般的诱态。

    他回答:“我喜欢古典音乐。”

    “贝多芬吗?”

    “相较之下,更喜欢巴赫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简嘉抬头,凝神望着他:“为什么?因为巴赫规模宏大,结构复杂?”

    她认真的模样,让汉尼拔放在桌上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。他捻起一枚花瓣,在之间来回揉捻,表面上依旧是那名优雅矜贵的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“简,你刚刚是在审问我吗?”

    他像极了一副十九世纪的油画,贵气而清俊,但当简嘉和他的眼睛对视的瞬间,明明语气是温和的,眼神也不带任何刺人的锋芒,却让她有种被死死禁锢住的几近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嘉的胃突然一阵绞痛,她镇定的心态一慌,不敢置信地望向汉尼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汉尼拔站起身来,走到她的身边。简嘉浑身发冷,咬牙说道:“你在饭里加了什么东西!”